首页>>旅游 >>正文

走,到县城旅游去

2024-07-04 11:55:53 来源于:浙江日报

  今年上半年,中国旅游业展现出强劲活力,特别是县域旅游来到C位。每逢小长假及周末,人们纷纷前往各个县城打卡。

  近日,《全国县域旅游发展研究报告2024》暨“2024年全国县域旅游综合实力百强县”名单发布。报告显示,2024年全国县域旅游综合实力百强县分布在18个省份,其中浙江占35席,总量全国第一;在前十位中,浙江占7席,安吉县更是连续6年位居全国县域旅游综合实力百强县榜首。

  县域旅游走红背后,有天时、地利、人和等多重因素。小县城何以跑赢大都市?浙江县城的火爆程度又为何能排名全国榜首?火起来的县城,如何火下去?

  小县城“热”出圈

  接待游客1442.8万人次,旅游总收入196.7亿元,这是安吉今年1月至5月的旅游数据。

  每逢节假日,安吉各大景点总能迎来一波旅游高峰。安吉县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有关负责人说:“近年来,安吉因地制宜拓展多元业态融合发展,丰富产业条线,形成‘旅游+’,涵盖亲子旅行、森林康养、精品露营等多种形式的新业态,让县域品牌不断‘出圈’。”

  咖啡经济成为安吉旅游业态升级的一大亮点。这个常住人口不到60万的小县城,却拥有300多家咖啡馆。

  在安吉红庙村一家坐落于湛蓝湖水和冷冽岩石之间的咖啡店,记者碰到了专门从江苏赶来的游客陈小姐。“这里很安静,边喝咖啡边看青山绿水很满足。”她说。

  人流量少、轻松自在、松弛感强……这些都让县域旅游愈发受游客青睐。这家咖啡店的销量也屡创新高:从2023年1月的3000多杯,到今年单日出杯量最高已突破8000杯。

  如今,选择旅游目的地时,越来越多人开始挖掘“宝藏”县城、寻找县城之美。而互联网的发展,突破了地域的局限,使得许多优秀的小众景区“被看见”。

  夜幕下,磐安花溪风景区内的炼火表演区神秘而热烈,烧红的木炭堆得像座小山丘,锣鼓唢呐声中,身型壮实的男子一个个从“火山”中踏过。一旁,游客爆发出阵阵喝彩。这是磐安文旅非遗进景区项目——花溪炼火。“项目引入景区后,客流量增加了三到五倍。每逢演出,村里的民宿几乎家家爆满。”当地村民对此赞不绝口。

  今年,磐安首次入选全国县域旅游综合实力百强县榜单,正得益于引育建设这样的文旅品牌。“我们先后推出灵江源森林公园高空玻璃悬廊、花溪夜游等文旅融合体验产品,全县旅游市场已覆盖全省并扩散至全国。”磐安县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相关负责人说。

  消费者在成长,如今旅游已从追求打卡到注重体验,从单一产品到多元玩法。

  不久前,浙江省委办公厅信息处展开专题调研,在报告中提出,“城市化进程中,互联网加持下,文旅市场对归属感和稀缺性有着空前需求,一头连着大中城市、一头连着广阔乡村的县域无疑成为‘最佳选择’。”

  县域旅游被需要,是新时代孕育的新需求。

  浙江为何成榜首

  近些年来,在全国县域旅游综合实力百强县榜单上,浙江接连占据榜首,“上分秘籍”是什么?

  这是厚积薄发的成果。

  早在2005年,浙江全省旅游工作会议就提出,从旅游经济大省向旅游经济强省转变,并启动“十百千”工程,要创建10个旅游经济强县、重点培育100个旅游强镇和1000个特色旅游村。

  2016年,全国首个全域旅游创建工作现场会在桐庐举行。在探索全域旅游模式上,浙江很早就行动起来,而最初推动这项工作,正是以“县域”为基本单元。

  到2021年,浙江作为全国唯一的文旅促进共同富裕试点省,在推动县域旅游发展上又加速发力,通过文旅深度融合工程将25个县(市、区)列入省文旅产业融合试验区,并推进山区26县旅游高质量发展。

  火爆背后,是基础设施的提质升级。

  持之以恒的“千万工程”,造就了全省万千美丽乡村。而美丽的乡村风貌、良好的人居环境、完善的城乡配套,都为县域旅游发展提供了基本保障。

  交通基建的持续改善,让县城与城市的距离越来越“短”。比如,湖州着力打造的“369交通圈”,30分钟即可通达长三角核心城市、60分钟即可通达长三角主要城市及苏锡常都市圈、90分钟即可通达长三角所有地级市。

  更不必说,作为数字化大省的浙江,更新迭代的新技术让全省更多县城“被看见”。作为浙江最早的全域旅游专项改革试点县之一,桐庐巧妙借助互联网平台,在今年“五一”假期精心打造并发布“瑶琳仙境溶洞飘雪奇幻之旅”等话题,全网累计曝光3500余万次。

  完善的旅行配套、独特的旅宿体验……让浙江越来越多县级城市成为游客“新宠”。这些县城具备天然的度假条件:既能体会现代生活方式的便利,又能享受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。

  从“火起来”到“火下去”

  当然,被看见只是第一步。拔得头筹的浙江,接下来要思考的是,如何让火起来的c?

  有业内人士表示,在网络热点转移迅速的当下,红极一时者众,长红常新者少。对于搬不走、挪不动的旅游目的地来说,要走培育型的发展模式,走可持续发展的路子,才能让目的地持续释放吸引力,带来消费力,形成发展力。

  大三学生小张告诉记者,端午假期,自己曾和朋友打卡一座小城,但卖丝绸的、卖手工首饰的,还有臭豆腐、烤肠等,一切都似曾相识,甚至小吃都千篇一律。

  据携程研究院相关报告表明,今年“五一”假期,一些县域人气爆棚的同时,游客负面反映也比较集中。要知道,流量带来的游客总会被流量裹挟而去,这些弊端也往往会成为县城“走红”或“招黑”的分水岭。

  充分挖掘自身特色,是县域旅游长期发展的根本。比如,在义乌国际商贸城体验“进货式旅游”,前往横店来一场影视之旅,在象山观赏海岛风情等。各个县城都需要因地制宜,打造“人无我有、人有我特”的独特标签,才能实现突围。

  补齐各项短板,才能进一步激活县域文旅产业的动能。要从产品供给、服务品质、营销方式、执法监督等各方面进行全方位的完善和革新,才能既满足本地人需要,又符合游客需求。

  德清莫干山的民宿就是在不断革新中发展起来的。德清县莫干山镇相关负责人介绍,2011年开始,陆续有人来到莫干山筹建民宿,数量变多的同时,规章制度却几乎是空白。2014年,德清县制定了全国首个民宿地方标准管理办法,逐步解决了民宿业发展中遇到的难题。

  采访中,许多浙江各县(市、区)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的有关负责人都表示,接下来将持续优化旅游服务品质、擦亮县域文化标识,把完善基础设施、加强文化独特性、创新机制体制等作为磁石长期“吸附”游客,多维度推进“旅游+”“+旅游”,努力实现县域旅游长红。

  《全国县域旅游发展研究报告2024》显示,2023年,旅游总收入超百亿元且接待游客总人数超千万的超级旅游大县为125个,相较于全国2800多个县级行政区,这是个小数字。显然,县域旅游市场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。